快捷搜索:  资讯  美女    交警  as  名称  北京  美食

蝗灾肆虐 对农产品影响几何?

  农产品在自身供需基本面不断改善,价格处于低位,资金关注度不断提升背景下,具备较强韧性,波动率也不断上升。随着蝗灾进入交易视野,本周一农产品期货板块再度爆发,棉花、粳米品种出现涨停。本文梳理了蝗灾对农产品各品种的影响程度,供投资者参考。

  粳米:印度是全球第二大大米主产国,蝗灾在印度大量爆发可能导致印度本国大米减产,国内供应紧张。但粳米非全球高度贸易化品种,预计对全球影响相对有限。中国大米自给自足,进口实行配额制,国外价格对国内价格传导机制不畅通,预计影响很小,粳米上涨不可持续。

  棉花:印度是全球最大产棉国,但印度棉花播种时间为每年4月至9月,根据市场对蝗虫迁徙方向和时间预期,我们认为届时印度棉区和巴基斯坦棉区的棉花尚未开始播种或刚入土壤,受到影响较小。预计2020/21年度棉花产量受到影响较小,对2019/20年度棉花不造成影响。

  白糖:印度与巴基斯坦两国合计产量占全球产量的20%。由于在田甘蔗数量逐步减少,且成熟期蔗叶对糖分积累影响很小,即使虫灾蔓延至甘蔗主产区,本榨季巴基斯坦、印度、中国的食糖产量也不会受到影响。

  谷物:全球主粮供应处于相对宽松的格局,当前非洲出现的区域性蝗灾对于全球谷物供应的影响有限。当前预计蝗灾难以进入我国,即便进入,我国谷物的主要种植区也不在西南各省,对于我国主粮的产量影响有限。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我们一直推荐农产品期货版块具有较强韧性,可作为资金的多头配置。农产品板块内部,油脂、白糖、棉花等品种率先走强。对整个农产品市场而言,过去几年所经历的全球性的增产带来的利空已经在其长期下跌过程中交易和消化的十分充分,玉米、菜油、棉花、白糖等品种在农业供给侧改革的推动下,临储库存不断下降,部分品种临储库存清空,整个农产品板块处于由供需过剩向平衡甚至供需不足的阶段转化中。

  油脂油料:全球大豆在经历了多年的增产增库存周期之后,2019/20年度全球大豆及美国大豆库存均进入去库阶段,这给国际大豆甚至整个油脂油料市场带来底部支撑。而油脂板块,尽管短期陷入调整,但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由厄尔尼诺天气导致的棕榈油主产国产量大幅减产,将持续对油脂带来长期利多支撑。

  玉米:全球玉米在2016/17作物年度便开启了去库存模式。中国也在2016年的一号文件中让临储收购政策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对于国内玉米市场而言,近几年最大的变化来自于农业供给侧改革带来的影响,一方面中国通过减少玉米种植面积来调整粮食结构,这使得供应不断下滑,同时中国持续进行临储玉米抛储,使得陈库存不断下降,也通过增加玉米燃料乙醇等政策促进陈玉米的消化,多重因素下玉米价格重心不断抬升。进入新一年度,需要关注陈化小麦和陈化水稻的去库政策,同时需求端恢复程度也将持续影响玉米市场。

  棉花:近几年全球棉花产量和消费量皆表现为稳中有降,但个别国家如印度棉花产量稳中有升。中国作为全球棉花的主要产棉国和消费国,国家进口棉配额政策和国家储备棉政策指导着国内棉价走势。在储备棉轮出政策启动后,国内棉花期末库存量整体下降,尤其是国储棉期末库存。同时,预计在消费逐步企稳带动下价格重心逐步抬升。

  白糖:近3个榨季,国内食糖产量维持1000-1080万吨之间波动,由于南方产区收购价坚挺且天气整体正常,暂时未见国内产量的趋势下滑。国储总量维持650-700万吨,并未出现趋势性去库,国内总供应保持平稳。外部糖源决定供需格局,但当前进口政策多变、国储政策未知、走私管控弹性大让市场波动剧烈。全球市场经历了两个榨季的大幅增产增库后,本榨季因天气因素出现减产,全球库存下滑7%,但巴西增产空间较大,缺口规模或低于市场预期。市场预计20/21榨季全球紧平衡,缺口很小。全球市场预计重心略有上移但空间有限。国内外市场还需较长时间完成去库、去面积的任务。

  资金方面:农产品板块整体持仓不断上升,显示资金关注度和交易兴趣快速提升。豆粕方面,2019年9月30日豆粕总持仓125万手,2020年2月17日总持仓达到258万手。棕榈油方面,2019年9月30日棕榈油总持仓28.9万手,2020年2月17日持仓达到53.9万手。棉花方面,2019年9月30日棉花总持仓39.4万手,2020年2月17日持仓达到68.4万手。

  现货直播室 随着农产品板块自身基本面的逐步改善以及资金关注度不断提升,整个农产品板块波动率也在随之提升。近期随着蝗灾的报道不断增加,再度引起市场对于农产品板块的关注,本周一蝗灾交易题材爆发,农产品板块出现了集体大涨,棉花、粳米品种出现涨停。

  下文将试图梳理蝗灾对农产品各品种的影响程度,为大家提供投资参考。

  沙漠蝗自去年上半年从伊朗、也门和沙特等地逐步南移。下半年在北非东北部地区逐渐形成规模,并同时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地区大量繁殖。北非的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东北部灾情较为严重。截至2月9日,乌干达东北部以及坦桑尼亚北部地区已经发现沙漠蝗踪迹,非洲地区的规模正在不断扩大。目前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已将蝗虫灾害的预警等级提升为橙色威胁级(Threat)。

  根据FAO统计,因虫害防控技术偏低,20世纪内,全球合计发生大小蝗灾33次,其中达到疫情级别(Plagues)的有6次,其中时间最长的一次出现在上世纪的50-60年代,持续时间在13-14年左右,波及超过58个国家和地区。

  此次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定性的地区主要集中在北非、中东的部分地区,以及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国。因此,在下文的分析中,主要主要考虑北非、中东、印度、巴基斯坦等地蝗灾对整个农业体系的影响,尤其印度在全球粮食体系中占有较大分量,将着重分析其影响。

  粳米

  本次蝗灾对大米市场影响首当其冲,由于印度是全球第二大大米主产国,同时是全球最大的大米主产国。美国农业部数据显示,2018/19年度全球大米总产量4.9918亿吨,其中中国大米产量1.4849亿吨,占比30%,印度大米产量1.1642亿吨,占比23%,两国合计产量占比53%。

  大米本身并非高度贸易化的品种,全球大米贸易市场中,2018/19年度全球大米出口量4371万吨,占其全年产量不足10%,而其中印度大米出口量1042万吨,在全球占比24%,是世界最大大米出口国。

  近几年印度大米产量连续丰产,使得印度市场大米库存不断攀升,以供过于求为主。若今年因蝗灾影响导致大米产量大幅下降,则将使得印度本国大米供应紧张。但由于大米的全球贸易量对产量的占比很低,非高度贸易化的品种,因此预计对全球大米价格的传导和影响程度相对有限。可以说,蝗灾对大米市场影响仍然以影响印度本国价格为主。

  中国大米市场以自给自足为主,进口量和出口量都很小。2018/19年度中国大米产量1.4849亿吨,进口量300万吨,出口量277万吨。中国大米进口实行配额制,2019年大米进口配额532万吨(其中:长粒米266万吨、中短粒米266万吨),国营贸易比例50%。因此,蝗灾对国内大米市场影响很小,不会影响到国内供需,当前市场对粳米期货炒作难以持续。

  棉花

  在全球主要产棉国家中,近几年印度、中国、美国棉花产量稳居前三名,以上三个国家的棉花产量分别占比全球棉花产量的24.31%、22.46%和16.57%。另外在本次蝗虫事件中也提及到巴基斯坦,其棉花产量约占全球棉花产量5.44%。

  在印度棉区中主要分为北部、中部和南部棉区三大部分,其中以古吉拉特、马哈拉施特拉为代表的中部棉区和以旁遮普、哈里纳亚、拉贾斯坦为代表的北部棉区分别占印度棉花总产量的60%和20%。印度棉花播种时间为每年4月至9月,从播种时间来看,中部棉区和南部棉区的播种时间主要取决于西南季风雨季的开始时间;而北部棉区由于后期有霜,因此5月中旬前后完成为最佳。根据市场对蝗虫迁徙方向和时间预期,我们认为届时印度棉区和巴基斯坦棉区的棉花尚未开始播种或刚入土壤,距离发芽长叶仍有一段时间,棉花作为种子的状态较为安全,受到影响较小。另外,我国新疆作为主要产棉地区,南靠青藏高原地区,地理环境复杂,目前推测蝗虫迁徙入境来到新疆棉区的概率较小。因此,综上可知2020/21年度棉花产量受到影响较小,对2019/20年度棉花不造成影响。

  回顾在2月6日我司关于疫情影响下的农产品板块线上会议专题策略分享中,已明确建议“第一季度棉花价格与远期棉纺消费修复的关系,当前棉花期价已进入近3年来低位区间,具备中长期策略多单配置条件之一,建议投资者不宜低位追空做空棉花”。同时结合上周至今,贸易改善支撑国际棉价上行,美国和中国关于2020/21年度棉花种植面积意向预期分别预估下降5.5%和5.36%(数据分别来自美国NCC和中国棉花协会调研)。在国内宏观政策利多的基础上,货币供应总量充足,股票市场作为领先指标表现出未来经济增长的修复上涨预期。在行业中,国内棉花商业库存出现下降,规模以上的棉纺业工业增加值同比数据在2019年11月、12月止跌上涨,分别为2.5%和0.2%(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同时全球贸易环境背景和国内经济增长预期,国内消费下降后的未来修复才是各位投资者密切关注的重要事件之一。最后,建议投资者密切关注国内2020/21年度棉花种植情况。

  风险提示:国内疫情影响纺织企业复工进度。

  白糖

  首先,本次蝗灾并不会对本榨季国内甘蔗生产,收获产生影响。一方面,由于山脉、地势以及气候等因素的阻挡,正在向亚洲蔓延的蝗灾变道进入桂、滇两省的概率很低。此外,相对于非洲猪瘟的陌生,中国对蝗灾的处理显得“驾轻就熟”。我们询问了广西、云南多家糖厂的农务负责人,他们皆表示,目前我国蝗虫预警、防治能力属世界先进水平,即使大规模蝗灾出现也有应对方案。最后,当前国内甘蔗压榨处于后半阶段,在田甘蔗量逐步减少,且蔗茎积累糖分充分,蝗虫对蔗叶的啃食不会影响糖分,也就不会对当季产量产生影响。本榨季南方产区减产主要受前期不利天气影响。蝗灾自2019年发生初期并未引起市场重视,因东非并不是全球食糖的主产地,蝗灾起源地也是最严重的肯尼亚19/20榨季食糖产量仅为59万吨。但随着蝗灾进入亚洲区域,特别进入巴基斯坦、印度后市场关注度陡增,特别是据媒体报道,蝗虫已经进入印度北部的贾斯坦邦(临近第一主产邦北方邦)并继续向印度腹地“推进”。印度是全球两大主产国之一,19/20榨季产量预估为2600万吨,同比下降22%,截至1月末已完成预估产量的54%。受蝗灾影响更大的巴基斯坦19/20榨季预估产糖540-560万吨,目前同样处于压榨的后半阶段。两国合计产量占全球产量的20%。与中国产区类似,由于在田甘蔗数量逐步减少,且成熟期蔗叶对糖分积累影响很小,即使虫灾蔓延至甘蔗主产区,本榨季巴基斯坦、印度的食糖产量也不会受到影响。有外商分享,本榨季巴基斯题的甘蔗基本砍伐完毕入厂,处于压榨末期,基本不会受蝗虫所侵害。考虑亚洲甘蔗的种植分为秋植(比重较小)、春植两部分,秋植部分因处于生长期或受到影响,但可通过二季度补种弥补产量损失。根据FAO判断,蝗灾的扩大趋势可能会延续到今年6月。若此情况发生,蝗灾顶峰或与印度、巴基斯题甘蔗播种期重叠,处于甘蔗的幼苗期、分蘖期,这个阶段的甘蔗是无力抵抗蝗灾的影响,届时对20/21榨季的食糖产量产生实质的影响。

  玉米

  非洲的种植区域主要分为北非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目前全球玉米年产量逐年递增,但增速已连续5年下降,整体产量维持亿吨11-12亿吨,北非在过去的60个作物年度里,基本维持1%左右的全球产量占比,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占比6%左右。综合看,全非洲的玉米产量占到全球供应的7%左右。而非洲在全球玉米进口量的统计中,常年维持12%-15%的占比,其中北非占比在10%-12%左右。可以看出,北非各国在全球玉米贸易格局中处于净进口地位,北非地区玉米产量对于全球玉米供应以及平衡表来说,影响甚微。

  小麦

  目前全球小麦维持7.3-7.5亿吨的年产量,非洲并非小麦主产区,但在北非地区仍有少量种植,占全球总产量的2.5%-2.7%;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产量占比在1%左右,整个非洲在全球小麦产量贡献不足4%,因此蝗灾对于该地区小麦产量对于全球小麦供应也是有限的。但是,印度作为全球排名前5的小麦主产国,19/20作物年度产量预计突破1亿吨,过去7个作物年度连续保持9000万吨以上的年产量水平。印度的谷物进口政策比较灵活。如果产量偏低,国内需求较为旺盛,以16/17作物年度为例,该国小麦进口量近6000万吨。在常年国内供应较为充足的大环境下,进口可能不足5万吨。从目前USDA发布的预测数据来看,19/20作物年度印度小麦进口维持极低水平,结转库存也面临着重回2亿吨的历史次高水平。即使如市场预期减产15%-20%,印度国内库存和灵活的进口政策也不会形成长期的粮荒情绪。

  高粱

  高粱自有数据记录以来一直保持着相对稳定的产量水平,丰年5.5-6.5亿吨,较差的年景在4.1-4.8亿吨。过去10年,高粱的产量更加稳定,平均维持在5.9亿吨左右。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高粱产量占到了全球的47%左右,北非也有少量种植,整个非洲占全球高粱产量的49%左右。从数量上看,非洲的高粱产量占据了全球高粱市场的半壁江山。在北非各国中,目前唯一可能对高粱市场供应格局形成影响的国家是埃塞俄比亚。该国高粱产量逐年递增,在17/18作物年度突破500万吨,占到全球供应量的8%-9%。埃塞俄比亚目前正遭受25年来最严重的沙漠蝗的侵袭,目前该国的粮食生产已全面停止,农业的潜在损失巨大。另一方面,18/19作物年度全球高粱的结转库存在553万吨左右。以最糟糕的情况测算,且在南美、北美等传统高粱主产国/地区维持常态产量的情形下,全球高粱供需紧平衡的状态也不会被打破。但蝗灾在非洲是否会向南迁移,目前仍需要密集关注。但由于高粱和玉米的替代属性,在全球玉米供应较为宽松的大环境下,高粱的上行空间同样有限。

  大麦

  全球产量维持1.3-1.5亿吨的年产量格局。非洲地区占全球产量的5%-7%,影响程度低于高粱,高于小麦。其中,埃塞俄比亚的大麦产量占到了北非地区总产量的27%,对于北非800万吨的年度地区供应影响较大。但目前全球仍有2亿吨左右的大麦结转库存。在中国仍未大批进口的前提下,全球大麦同其他主粮一样,正经历着缓慢的去库存过程。

  综上,目前全球主粮供应处于相对宽松的格局。当前非洲出现的区域性蝗灾对于全球谷物供应的影响有限。从历史上出现的大行情看,主要是由干旱(其次是洪水)在全球占主导地位的农作物主产区所引起的当季作物减产所诱发的。历史上出现的几次瘟疫级的虫灾虽然最终也出现了大幅减产,但是对于作物年度结束时实际的产量降幅普遍低于市场预期。而上一次瘟疫级的虫灾出现在2003-2005年,当时的全球谷物市场产量较为平稳,市场中对于虫灾的炒作情绪有限,市场的基本逻辑依旧是围绕着面积、天气市和终产三个传统维度展开。

  就目前市场中热议的沙漠蝗是否会进入我国的话题,农业农村部也对外发布正式声明,在此不做过多赘述。就目前沙漠蝗的移动路径,大概率会经由云南和西藏等西南边境省份进入我国。西南地区山高林密,植被覆盖率高,且空气湿度大,不适于沙漠蝗虫的快速迁徙;我国谷物的主要种植区也不在西南各省,对于我国主粮的产量影响有限。相比较蝗灾,草地贪夜蛾在1月份已经在西南地区有小范围爆发的情形,一季度末和二季度初的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市场的炒作力度应会高于蝗灾。

  当前市场中的焦点依然聚集在新冠疫情对物流的限制、政策粮拍卖、新粮销售进度以及高粱和大麦等替代作物到港等因素。在进入3月份后,随着确诊人数的下降,生猪存栏、禽类养殖和临储拍卖等去年运行的主逻辑将再次接手。蝗灾就题材来说,也是穿插在这些主驱动因素当中的日线级交易逻辑。在当前我国的防控水平下,对中国主粮的产量影响相对有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