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资讯  美女    交警  as  名称  北京  美食

期货公司只有瞄准和大力发展新业务 才能提升自身的竞争力

  几家期货公司的高管告诉《证券时报》,只有瞄准并大力发展新业务并摆脱经纪业务的单一收入模式,期货公司才能增强竞争力。

  在经纪业务领域严重同质化和手续费持续价格战的背景下,期货公司的生存状况变得越来越困难。

  风险管理业务,资产管理业务和国际业务是期货公司的三大创新业务,尤其是风险管理业务被认为是期货公司突破局面的主要方向。

  但是,三大业务的发展在相关政策的限制下处于困境。其中,风险管理业务受政策限制,风险管理子公司除资金外无资金来源,无法大规模开展业务。新规对资产管理的影响使资产管理业务停滞不前;国际业务极难经营。

  许多期货公司的高管认为,政策差异一直是限制期货业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并呼吁适当放宽相关业务的管制,以便期货公司能够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风管业务飞速发展

  政策性资金仍然受到限制

  尽管国内期货业已经发展了几十年,除经纪业务外,其他业务尚未形成稳定的盈利模式,因此期货公司一直依靠佣金收入,甚至依靠交易所的佣金补贴来生存。

  2019年,中国149家期货公司的营业收入将达到275.57亿元,整体净利润为60.5亿元,不及大中型证券公司。 2018年整个期货行业的利润仅为12.99亿元,这更加难以生存。在持续的收费价格战中,发展新业务已成为许多期货公司的必经之路。

  方正中期期货总裁徐丹亮表示,在目前的行业结构下,期货公司应大力发展风险管理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即着眼于两个新业务,走自己的专业特色之路。为了突破激烈的行业竞争。

  中粮期货副总经理,研究院所院长焦坚还表示,期货行业需要摆脱争夺客户,不断降低经纪费用的固定思想,抢占更广阔的期货业务和国际业务。尽管困难重重,但这是期货公司未来打破局面的主要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风险管理业务在今年继续快速发展。截至2020年7月,已有81家期货公司申请了基础交易业务,77家公司提供了仓单服务业务,47家公司进行了合作对冲,68家公司进行了场外衍生品业务,还有49家公司进行了做市业务。

  今年1至7月,全行业风险管理公司营业收入1026.7亿元,同比增长8%,净利润6.99亿元,同比增长53%。去年同期。

  焦健指出,与传统经纪业务相比,风险管理子业务是创新业务,这就要求期货公司要有一定的资金,技术,人才和客户储备。同时,风险管理业务本身就是高附加值业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经纪业务收入下降带来的经营困难。

  据《证券时报》记者报道,我国实体企业参与期货市场交易和风险管理的公司数量和规模仍然很低,这也意味着风险管理业务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不过,风险管理业务的发展之路却颇不平坦。南华期货董事长罗旭峰指出,“与国外逐步从场外交易走到场内交易不同的是,我们引进来就是场内交易,脱离了现货的根基,市场一度变成了投机炒家的乐园。最近几年,风险管理功能逐步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场外业务的开展让风险管理子公司和客户成为了合作伙伴。”

  同时,风险管理业务的发展还受到一定的政策限制。许丹良指出,目前风险管理业务在期货子公司,但子公司除了资本金没有资金来源,期货公司又不能给子公司提供拆借、担保和融资,所以子公司的风险管理业务始终无法做大。

  “风险管理业务实际上不应该放在子公司,应该拿到期货公司当作主业来做,或者将期货公司子公司定义为金融机构,银行可以提供授信,这样才能解决资金来源问题,做大业务规模。”许丹良说。

  罗旭峰也表示,期货行业与其他金融行业的政策差别其实是制约行业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例如期货公司子公司无法进入商业银行的白名单等。

  期货资管停滞不前

  国际化业务经营艰难

  期货公司的另一大业务是资管业务,该业务从2012年一对一产品摸索起步,经历了前期的快速发展,以及资管新规后的整顿再出发阶段。

  截至二季度末,期货公司及其子公司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规模仅1877亿元,与公募基金、私募基金、证券资管、基金管理公司及子公司数十万亿的管理规模相比,有着遥不可及的差距。在资管行业54.75万亿元的总规模中,期货资管占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资管新规后,期货公司资管业务发展一直停滞不前。“就目前来看,监管层对期货资管业务的要求严格,业务发展受政策限制显著,有能力的期货公司应先保住资管牌照和团队,深耕主动管理业务,等待政策东风。”许丹良说。

  焦健认为,期货公司资管业务有能力成为资管行业的有益补充,也是未来公司利润的引擎之一。未来资管业务发展值得期待,如何打造品牌,成为委托人风险管理专家,与委托人形成长久合作互信关系是公司思考与摸索实践的主题。

  永安期货总经理葛国栋也表示,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是永安期货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投资业务不可避免地受到周期的影响。但是,期货衍生品自然具有对冲风险的功能。期货公司可以使用各种工具和方法,例如期货,期权,套期保值和套利来稳定投资周期的波动性,为客户提供更稳定的投资回报,永安期货也一直致力于提高大额分配的能力。轮换资产的类型。

  此外,国际业务也是期货公司当前发展的必然趋势之一。对外开放的服务功能需要更多的开放思想来实现“进出”。

  截至2020年3月,香港共有375家获得期货许可的机构,其中包括18家中资机构。竞争非常激烈。

  但是,期货公司的国际业务发展并不顺利。焦健指出,自2019年以来,香港期货公司的运作一直极为困难。一方面,香港的金融市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其业务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另一方面,美联储继续降息,利率已经接近于零,这使得作为期货公司重要收入来源的利息收入急剧下降。

  面对激烈的市场环境,香港期货公司普遍采取多元化的经营策略。香港期货公司除了开展第二期货业务外,一般还申请证券和资产管理许可证,并一站式提供各种投融资服务和产品,以满足客户风险管理的综合需求。和财务管理。

  要求适当放松管制

  抓住衍生品发展机遇

  在空前的国际经济和政治变革中,期货衍生品作为重要的风险管理工具,只有提高期货公司的创新能力,才能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葛国栋指出,期货业最紧迫的任务是提高满足实体企业风险管理需求的能力,尤其是在风险管理业务和海外业务中。一方面,我们希望更多的期货期权将在市场上上市,加快贸易商仓库等创新业务的试点过程,并丰富期货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工具和手段;另一方面,我们希望监管部门对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和海外业务发展给予指导和支持,以帮助期货公司更好地开展国内外风险管理。国内外生产,贸易等环节中实体企业的发现与风险管理需求。

  “我们不能谈论期货。我们应该专注于衍生品的开发。我们应该以金融机构的属性重新定义期货市场。与其建立一堆子公司,不应该给期货公司充分的执照。此外与证券全能营业部不同,期货事业部除了开展经纪业务外不能做任何其他业务,因此,在目前情况下,即使期货公司上市解决融资问题,也不能借给子公司,自给自足,实际上并没有本质的改变。只有呼吁放松管制政策,期货行业才能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徐丹亮说。

  罗旭峰认为,中国期货衍生品市场方兴未艾。先前的总结是:“当河水充满时,小河也将升起,河将退潮,河也将退潮”。随着美联储的利率降至零,整个世界都处于大潮中。中国的衍生品市场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因此,我们必须抓住这一机遇,未来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葛国栋还建议,监管部门可以支持有关机构开发商品指数基金,商品指数ETF和其他投资产品,促进银行,证券,保险等公共机构投资者的资金进入期货市场,扩大规模。扩大期货市场规模,充分发挥期货市场在大分类资产配置中的作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