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资讯  美女    交警  as  名称  北京  美食

锌重心下移趋势难改 冶炼逻辑走向定价中轴

  2018年确定为锌的多空转换年,外围矿产在四季度成功流入国内市场,全球整体上锌供不应求的压力将缓解。但值得注意的是,锌精矿的供应充足并不意味着锌锭的供应一定充足,冶炼厂将逐步走向锌的定价中轴,具体表现为加工费的起落程度。由于2018年4季度开始澳大利亚的矿产就开始生产,将形成示范效应,预计2019年国际加工费的上涨幅度将十分巨大,根据Nystar测算2019年全球TC可能会出现翻倍。国内方面,由于矿山集中度较高,环保压力大,加上国内的锌矿实际供应增量有限,因而对国内的锌精矿场相较于国外市场仍有更多的话语权,不会出现像国际TC那样的巨幅波动,2018年12月份锌精矿加工费已经上行至5050元/吨,预计2019年加工费上限大概在5800-6000元/吨。

  进入2019年,虽然国内的矿厂谈判能力偏强,但全球锌矿供不应求转供过于求的事实较难改善,2018年四季度澳大利亚的Dugald River和Centuries矿区的复产表明市场已进入羊群效应结构,越晚开采的锌矿越难赶上这一波大涨的最末端的红利。虽然国内的锌矿供应增速有限,但外围锌矿的流入还是不争的事实,结合2017-2018年实际冶炼规模塌缩的事实,预计2019年冶炼厂将逐步进入定价中轴。

  2018年锌价表现一波三折,全年整体表现为冲高回落。

  第一阶段,年初至六月中旬,受环保督查的持续深化、中游下游需求趋弱的格局影响,锌价对2016年的单边上涨行情进行消化,在2016年高价的激励下,锌冶炼加工企业相继减产检修,抵制锌价下行,锌价整体震荡走低但幅度有限。

  第二阶段,六月中旬临近交割日前夕,国内紧平衡被打破的判断率先在现货市场兑现,现货升水最高达至1670元/吨,在国内外库存持续下滑的事实推动下,锌价从六月下旬至八月中旬再度强势上行。

  第三阶段,八月中旬后,锌价高位下,国内外矿场炼厂复产计划频发,上半年停产检修的锌冶炼企业陆续复工,国内供给回暖,同时欧美经济持续走强,国内市场需求疲软,锌市在高位重新进入盘整阶段,锌市整体表现为外强内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