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资讯  美女    交警  as  名称  北京  美食

从《红楼梦》看趋势交易的真谛

  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古典名著《红楼梦》,不止是钟鸣鼎食之家里面十余个奇女子的故事,同时也是社会方方面面的一个缩影,堪称一部百科全书似的长篇小说。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同样,作为金融行业的从业者,我从中看见了期货的影子。

  《红楼梦》第四十八回,农历十月,薛蟠家里铺面的伙计纷纷算年薪领年账,准备回家过年。他家内一个老伙计名叫张德辉,年逾花甲,职务类似于今天的总经理,这一年也要回家,临行前他专程赶来和薛蟠告假。

  和现在请长假时忐忑的我们一样,张德辉显然也为请假这件事做了一番精心准备。小说里的原话是:“今年纸扎香料短少,明年必是贵的。明年先打发小儿上来当铺内照管,赶端阳前我顺路贩些纸扎香扇来卖。除去关税花销,亦可以剩得几倍利息。”

  供需的动态变化引发价格波动,其间的攫利空间极其诱人,这是一位长年浸淫在市场买卖中老生意人嗅得的商业直觉。换句话说,张德辉一语道破了期货这一创新金融衍生品的底层逻辑。再精准一点,薛蟠家的老伙计还是一位趋势交易者。

  遵照市场趋势,低点买入,高点卖出。获利逻辑显然并不深奥,可难就难在过于简单。言之凿凿者不计其数,真正做到无往不利的却鲜有耳闻。如同哥德巴赫猜想,明明能够提出“任一大于2的偶数都可写成两个质数之和”,可偏偏终其一生都无法自证其名。

  很多人喜欢把期货比作战场,这样的说法充满了惊心动魄的画面感。血腥、暴力、厮杀、掠夺……期货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危险刺激。但这只是割肉流血后的感官定义,而越是朦胧模糊的描述,距离本质根基就越远。

  实际上追本溯源,期货交易真正比拼的,恰如张德辉所言,是快人一步的洞见力。谁能抢先一步发现市场信号,紧盯趋势,不为相反的价格浮动所扰,谁才能赚得盆满钵满,笑到最后。

  《股票作手回忆录》中,杰西·利弗莫尔从政府报告里获悉,冬小麦的产量和去年持平,春小麦产量则高于去年。只此一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电光火石之间他的思维早已驰骋于八万里路云和月之外。

  杰西·利弗莫尔立刻意识到,结合当下罢工造成的运输延迟,等到明年开春,小麦一定供大于求,届时价格必然降低。要想从中攫取利润,对于当下的交易策略来说,势必要看空。

  当他思考到这些的时候,彼时的期货市场里小麦涨势一片良好。基于此,外人眼中愚蠢鲁莽的逆势操作,恰恰是专业交易员志在必得的趋势交易。要想获得如此敏锐的“嗅觉”,曹雪芹在《红楼梦》里早已揭示。

  “张德辉自幼在薛家当铺内总览,家内也有二三千金的过活。”

  “自幼”和“二三千金”两个关键词道出了训练“质”和“量”的及格线,即为时间和正确率。

  另外,要想确保真金白银最终落袋为安,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关键要素,那就是保密。因为一旦他的交易逻辑被泄露,那么羊群效应必然导致跟随者趋之若鹜。后果当然就像生日愿望一样,说出来就不灵了。《红楼梦》里的张德辉也深谙此道,所以明年先打发儿子来代班,再一个人顺路贩货而来,他并不想领着一众伙计声势浩荡地去采买。

  关于这一点,时隔一二百年,身处地球另一端的杰西·利弗莫尔心有灵犀,所以他才会说:孤独,恰恰不是交易员的敌人,而是他们唯一可靠的盟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