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资讯  美女    交警  as  名称  北京  美食

原油宝事件继续发酵 中行市值缩水超200亿元!业界人士喊话“原

  4月23日,中行“大宗商品”(原油宝)业务事件继续发酵,受投资者维权等多重因素影响,中国银行A股股价跳空低开于每股3.49元,随后快速低开低走,终盘报收于3.46元,全天下跌1.98%,总市值缩水逾206亿,跌幅大于工行、建行等上市银行。

  

 

  图为中行A股日线图

  与此对应,昨日美油期货价格连续两日反弹,6月合约已经自21日的最低价格6.5美元/桶反弹至15.3美元/桶(昨下午17点价格),涨幅135%。

  

 

  图为昨下午14:58分美原油期货6月合约价格

  曾多次参与CME原油期货市场交易的投资者老范对此评论到,中行原油宝事件在国际市场已经告一段落,但此次事件暴露的深层次难题也开始呈现在大家面前。值得深思的是:中行原油宝为什么挂钩美油期货合约?国内原油期货不“香”吗?

  世纪之问的隆隆之声响于云霄!

  各种“宝宝”们挂钩产品均为境外期货品种

  实际上,除了中行原油宝外,工行、建行等其它大行的“XX油宝”、“贵金属宝”等各种“宝宝”们,相当一部分底层交易框架中挂钩的均是境外交易所的相关期货合约。而上期所、大商所等国内期货交易所运行日益成熟的相关大宗商品却鲜有大银行主动介入。

  

 

  图为中行大宗商品业务挂钩产品一览表

  

 

  图为建行大宗商品业务挂钩产品

  记者注意到,中行、建行等大宗商品业务中挂钩的均是CME、CBOT、COMEX等境外交易所上市的期货合约,没有一家国内银行的大宗商品业务挂钩的是上期所、大商所、郑商所等境内交易所。

  “国内期货交易所一直希望,也一直提供各种服务希望国内银行参与境内期货市场,但目前推进进度有限。”某境内期货交易所人士告诉记者。

  据其介绍,以大商所为例,大商所自2003年起就开始了商品指数的研究,近年来,为积极响应市场机构的商品指数化投资需求,围绕指数研发、指数应用与推广等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截至2020年4月份,大商所已公开发布43只商品期货指数。

  但上述境内交易所的创新业务在银行大宗商品业务中难觅其踪!

  境内银行大宗商品业务路在何方?

  中行原油宝事件使境内银行大宗商品业务的前景迷雾重重。当前,已有建行、中行等多家银行暂停原油宝类产品的开仓权限。

  境内银行大宗商品业务路在何方?

  “关键是破除阻碍境内银行参与境内商品期货市场的政策限制!”某银行大宗商品业务人士告诉记者。

  据原油行情分析了解,1996年1月31日,国务院下发了《国务院批转国务院证券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加强期货市场监管工作请示的通知》(国发[1996]10号),建议各类金融机构一律不得从事商品期货的自营和代理业务。

  根据文件精神,人民银行于1996年7月16日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关于禁止金融机构进入期货市场的通知》(银发[1996]240号),明确禁止金融机构从事商品期货的自营和代理业务。

  2010年10月26日,人民银行、银监会(编者注:现为中国银保监会,以下相同)联合发布《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公告(2010)第15号》,宣布银发[1996]240号文失效,理论上银行不再被禁止从事期货交易。

  但国发[1996]10号文的影响延续至今,银监会对于银行从事国内期货交易的态度仍然非常审慎。

  当前政策方面,《银行业金融机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从事与外汇、商品、能源和股权有关的衍生产品交易以及场内衍生产品交易,应当具有中国银监会批准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并遵守国家外汇管理及其他相关规定。由此可见,监管机构为银行参与商品期货或成为交易所会员在制度层面预留了空间,但对于以何种形式取得银监会审批没有明确的规定。

  上述银行人士介绍,经过银监会同意,上海期货交易所上市的黄金期货和白银期货允许部分商业银行以交易所自营会员的方式参与自营交易,可以借鉴相关制度作为参考。

  《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商业银行从事境内黄金期货交易有关问题的通知》(银监办发[2008]35号)规定:“商业银行从事境内黄金期货交易应取得期货交易所会员资格。商业银行在向期货交易所正式申请从事黄金期货交易业务的会员资格前,应就本通知第二条的准备与落实情况、自我评估报告完成情况与中国银监会进行沟通交流,并取得《无异议函》”。

  根据相关监管文件精神,银行从事期货交易需获得银监会审批,并获得银监会的《无异议函》或其他批复文件。但截至目前,银监会明确允许银行从事的期货交易品种仅限于黄金期货和白银期货,对于银行从事其他品种期货交易的申请均未予审批通过。

  “2016年,工商银行曾拟申请成为某境内期货交易所的自营会员,从事相关商品期货交易,但银监会并没有许可,现阶段银行从事境内期货交易在操作层面难度很大。”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在国内银保监会审慎批准境内银行参与境内期货市场的政策方针下,中行原油宝等各种“宝宝”纷纷剑指海外,通过大宗商品业务的方式间接提供通道让境内个人投资者从事境外期货交易。

  于是,在美油期货5月合约跌至-40美元/桶的时候,是谁在裸泳?一目了然!

  业界人士喊话“原油宝们”:回来吧!

  “是时候适当放宽国内银行参与境内期货市场的限制了。”上述商业银行人士说道。

  实际上,我国期货市场经过近30年的发展,铁矿石、铜、塑料、甲醇等各种境内特色品种已经成为全球重要的定价中心,市场运行日益完善,期货市场发现价格和规避风险功能已经得到全世界投资者的认可。

  “当前,境内期货交易所开放力度不断加快,铁矿石、铜、PTA等品种国际化步伐稳步推进,如果监管部门一味的限制银行系统参与境内期货市场,中行原油宝事件绝对不是最后一次,下一次可能就是别家银行的同类产品出问题。”老范称。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

  “当前,人民群众对于大宗商品的投资保值需求日益增加,这也是中行原油宝等银行大宗商品业务的群众基础。国家政策层面应该放开各项政策限制,通过银行发行各种大宗商品价格指数,让广大的人民群众能够享受中国期货市场高速发展带来的红利。”上述人士说道。

  显然,境内银行的各种“原油宝们”:是时候回来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