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资讯  美女    交警  as  名称  北京  美食

铁矿石的价格再次飚至高位 短期内铁矿石较难出现较大的回调空

  铁矿石价格再次飙升至高位。据新干线的数据,7月24日,铁矿石价格指数达到了过去五年来的最高水平930点,使其成为今年上半年最杰出的工业原料品种。

  实际上,自5月初以来,铁矿石价格已开始这一轮大幅上涨。 5月8日,西本新干线的铁矿石价格指数为790点。从那以后,它一直在上升,到7月24日达到930点。

  同时,根据海关总署数据,铁矿石进口再创新高:6月,铁矿石进口量为10168万吨,环比增长16.8%,同比增长35.3%。 1至6月,铁矿石进口总量为54691万吨,同比增长9.6%。

  兰格钢铁网的人,我的钢铁网的人和钢铁企业的人向经济观察家分析,到2020年,中国钢铁业已走出独立市场,疫情对钢铁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供方与炼钢和炼铁的强劲需求相叠加,这构成了铁矿石数量和价格同步上涨的基本基础。

  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今年6月,中国的粗钢表观消费量为9031万吨,同比增长8.6%。 1- 6月,我国表观粗钢消费量为48066万吨,同比增长3.8%。消费增长的背后是对钢铁需求的支持,包括流动性宽松,基础设施,房地产和制造业。

  上升

  根据新干线的数据,铁矿石在今年5月的前十天开始大幅上升,一直持续到现在。

  富士财经直播间负责人孙明向经济观察家分析说,年初的疫情导致港口库存出现短期供应短缺。此外,钢厂的购买量增加,港口的通量减少,导致铁矿石供求的周期性失衡。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庆分析说,尽管上半年中国的铁矿石进口量有所增加,但此期间中国铁矿石出货量的变化是动态的,分阶段的。在4月和5月,巴西的疫情导致该国的铁矿石运输量下降。全球最大的矿业企业瓦莱州的铁矿石资源主要集中在此,这使中国国内铁矿石的供求关系再次紧张。同时,国内需求始终强劲,现阶段港口库存持续下降,这也是5至6月铁矿石价格持续上涨的主要原因。

  数据显示,淡水河谷今年第二季度的铁矿石产量为6760万吨,同比增长5.5%。铁矿石销量为5462万吨,同比下降11.8%。

  但与此同时,中国的铁矿石进口量创历史新高:6月,中国的铁矿石进口量达到10168万吨,环比增长16.8%,同比增长35.3%。

  孙明认为,需求方对铁矿石价格的旺盛支撑。几个主要指标表明,钢铁市场处于火爆状态。

  根据兰格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监测的主要钢铁企业高炉开工率,于2020年7月24日,在兰格钢铁网调查的160家主要钢铁企业中,高炉按体积计算,开工率为88%,比上周同期高0.2%。在淘汰落后产能,更换拆除的高炉数量后,样本钢铁企业的高炉开工率达到94.8%,比上周提高0.2个百分点。

  中钢协的统计显示,2020年7月中旬,重点统计钢铁企业粗钢平均日产环比增长0.36%、同比增长5.99%;生铁环比下降0.42%、同比增长6.29%;钢材环比增长3.00%、同比增长6.88%。

  据海关总署数据,6月份,我国铁矿石进口 10168万吨,环比增长16.8%,同比增长35.3%;进口均价100.8美元/吨,环比增加10.0%。1-6月份,铁矿石累计进口54691万吨,同比增长9.6%;进口均价90.2美元/吨,同比增长0.9%,较一季度增加1.8%。

  王国清表示,7月份,伴随着发运量的提升,供需关系有所缓和,反映到港口库存上,据兰格钢铁监测数据显示,6月底铁矿石库存达到新低,较去年底下降了2090万吨;到7月29日,铁矿石港口库存为10505万吨,较6月底增加671万吨,但与往年同期比,港口的库存依然处于低位。

  从历史数据看,2018年3月,中国的港口铁矿石库存曾经达到过1.5亿吨以上,2019年年底也在1.2亿吨左右。

  王国清认为,铁矿石库存环比增加,意味着铁矿石的供应进一步增加,但结构性紧张的局面依然没有缓解,即即来自澳大利亚的PB铁矿粉库存下降特别快,而市场买涨不买跌,这都强化了贸易环节的预期,由此带动了铁矿石价格的整体上涨。

  增长中心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6月全国生铁、粗钢、钢材产量分别为43268万吨、49901万吨和60584万吨,同比分别增长2.2%、1.4%和2.7%。

  据海关总署数据,1-6月全国累计出口钢材 2870.4万吨,同比下降16.5%;累计进口钢材734.3万吨,同比增长26.1%。

  孙明分析,从进入7月看,库存开始累库,预计伴随着中国较好的行情,后期会有更多来自主流以及非主流矿山的铁矿石发往中国,由此进一步缓解供需。

  毫无疑问,中国就像磁铁一样,已经成为全球铁矿石市场的磁性中心,这是由于中国在钢铁需求方面的独特表现。

  尽管目前的钢铁库存仍在增加,但孙明认为这与今年初疫情造成的库存积压有关,即企业必须在恢复工作后的早期消化积压的库存。下游。因此,尽管社会库存数据似乎不理想,但钢铁的实际消耗量仍然很大。

  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今年6月,中国的粗钢表观消费量为9031万吨,同比增长8.6%。 1- 6月,我国表观粗钢消费量为48066万吨,同比增长3.8%。从下游钢铁业的角度看,与一季度相比,房地产新开工建筑面积,汽车产量和船舶产量分别增长了145.8%,87.1%和55.9%,有力地支撑了钢铁产量的增长。

  长期以来,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甚至一直支撑着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出口。澳大利亚是国际主要的钢铁出口国。根据澳大利亚资源部的数据,由于中国对铁矿石的强劲需求,澳大利亚的出口量上升而不是下降,达到创纪录的10.72亿吨/财年。

  但这不是全球范围的情况。到2020年6月,世界钢铁协会统计的64个国家和地区的全球粗钢产量为1.48亿吨,同比下降7%;今年上半年,全球粗钢产量为8.73亿吨,同比下降6%,减少5529万吨。基于此,相关机构推测,2020年全球粗钢产量为17.5亿吨,同比下降5.5%,减少约1亿吨。

  因此,铁矿石市场呈现出奇怪的一面:一方面,全球需求在萎缩;另一方面,全球需求在萎缩。另一方面,中国市场是全球增长的孤岛,数量和价格均呈上升态势。基于中国庞大的内生市场和特殊的铁矿石定价机制,即使全球对铁矿石的需求减少,也不会阻止中国铁矿石价格在2020年夏季再次飙升。

  值得注意的是,与国内铁矿石相比,也是黑色金属大宗商品的钢和焦炭(1987,15.00,0.76%)的增长远低于铁矿石,甚至在同一时期有所下降。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监测,截至6月底,中国钢材综合价格指数回升至102.69点,较5月底增长1.7%,比年初下降3.4%,下降速度继续收窄。尽管从5月初到7月初焦炭持续上升,但此后开始恢复。

  在成本的主要压力下,中国国内钢厂的利润空间被压缩,企业效益同比下降。 1至6月,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2.09万亿元,同比增长1.18%。实现利润686.7亿元,同比下降36.4%,降幅持续缩小。销售利润率为3.29%,比上年同期降低1.93个百分点。

  孙明认为,基于目前铁矿石市场整体仍处于供需两旺的态势,铁矿石在短期内较难出现较大的回调空间。

  7月30日,钢铁网首席信息官徐向春对经济观察家进行了分析,他指出,上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矿石供应紧张,流动性松散,国内需求强劲,因此矿石成为黑色产业链的领导者。预计下半年矿石供应将趋于稀疏,上升势头将得到缓解。但是,由于流动性的松动,一旦钢价上涨,矿石将很容易跟随趋势。

  7月31日,沙钢集团董事长,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理事长沉斌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第六届第二次(扩大)会议上表示,随着“六安”的发展实行“六保”政策,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加,房地产开发投资有所恢复,5,6月份对钢材的需求量已超过去年同期水平。根据世界钢铁协会6月初发布的需求预测,到2020年全球钢铁需求将萎缩6.4%,而中国的钢铁需求将增长1%。

  2019年,中国粗钢产量达到创纪录的9.96亿吨,占世界总量的53.3%,其中9.4亿吨用于国内消费。沉斌认为,受疫情影响,国内钢材需求有所下降,但传统的刚性需求依然存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