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资讯  美女    交警  as  名称  北京  美食

甲醇基差走弱释放什么市场信号?

  自节后以来,甲醇港口市场基差迅速减弱。截至2月10日,江苏甲醇现货价(低端价)2110元/吨,郑醇MA2005收盘价2119元/吨,基差-9元/吨。而在节前的1月21日前后,江苏甲醇现货价(低端价)的基差为97元/吨。目前,甲醇港口基差结构从前期远月贴水转为了远月升水。其中,甲醇期货5月和9月合约价差的变化也备受市场关注。

  期现结构转为远月升水

  记者了解到,甲醇市场主要考虑的有两个基差,一是港口基差,另一个是内地基差。

  “从基差走势分时段来看,10月中下旬至11月下旬华东江苏地区基差与内地基差持平,甚至部分时段低于内地基差,市场结构出现矛盾变化。”一德期货分析师史开放在日常追踪市场走势时发现了这一变化。

  史开放告诉期货日报记者,从2005合约上市至2019年12月底之间,华东江苏区域基差整体波动相对温和,而内蒙古、河南、山东等区域基差却呈现出较高的波动率。进入2020年之后至春节前期,华东区域基差迅速走强,内地虽然整体滞后一些却还是出现基差走强态势。春节期间由于疫情影响扩大,上中下游多家企业被动降负、物流停滞,内地厂家成交稀疏,华东区域市场基差节后开盘转而下行。

  目前,甲醇的基差由前期的期货贴水结构变成了现在期货升水。基差调整后首先给市场的信号是,现货市场偏弱。

  “前期,主要还是基于市场对于节后的预期偏好,甲醇现货持续走高。”招金期货分析师于芃森解释说,因1月份原油大幅度走高及春节前大规模备货、外盘检修造成2—3月份进口缩量等原因现货走高,期货相对偏低。但春节假期,全国疫情的发展造成甲醇下游需求大规模下滑,而进口到港并没有相应地减少,港口地区因出货不畅造成现货走跌。于芃森表示,进入本周,现货继续走弱,且预期转差。

  据他介绍,本周,下游恢复较慢,传统下游复工受疫情限制或延期,而内陆甲醇厂家库存积压严重,降价排库效果欠佳。截至目前,内蒙古地区价格最低已跌至1450元/吨出货,较节前跌330元/吨,山东地区跌至1920元/吨接货,较节前跌380元/吨,河北、河南地区跌幅也在200元/吨以上,现货市场结构已转为下跌趋势。

  在甲醇基差走弱的同时,甲醇5月和9月合约的价差同样也在迅速走弱。可以看到其走势先抑后扬,春节之后再次拐头下探,从2月3日至今价差已经走弱了近100元/吨。

  记者了解到,甲醇基差较大的变化也给市场带来了足够的机会。“去年12月至春节前,对进口减少的担忧使得港口基差不断走强,盘面价差结构也呈现明显的近强远弱,因此期现结合主要考虑的是买现货卖期货,做多基差的操作,跨期套利主要考虑5月和9月合约正套,均在春节前应该平仓。而春节后,市场焦点是疫情对甲醇基本面短期的利空影响。”兴证期货分析师林玲认为,节后基差迅速转弱,甲醇盘面价差结构也迅速转为近弱远强,此时,期现结合考虑的是卖现货买期货,做空基差的操作;跨期套利思路也转变为5月和9月合约反套操作。

  短期内基差仍大概率走弱

  国内期货操作建议在业内人士看来,就目前现货市场演变来看,甲醇现货仍将要走弱一段时间。因内地库存较大,且短期内无法快速排出,内地市场供应压力依旧巨大。而对沿海及港口地区而言,因下游复工较慢,需求短线无法大规模开启,预期需求弱势仍要延续2—5周,价格也面临持续下滑的压力。

  “甲醇现货持续的走弱将给港口地区及东部主销区带来极大的压力,叠加原油持续弱势,甲醇制烯烃企业普遍亏损,极有可能会继续走弱。而期现目前基本平水,已经反映了足够的预期,后市,很有可能会维持期货相对升水的格局。”于芃森表示,具体仍要看3月份之后,下游复工及需求情况,在期现价格同步走弱之际,现货的波动将大于期货。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港口前期计划检修的甲醇制烯烃装置因工人无法到位仍在坚持生产,但负荷将不同程度下降,对于甲醇的需求将会持续偏弱。

  对于甲醇基差和价差未来的演变,林玲认为市场需重点观察疫情对甲醇基本面近期的利空影响何时能够消除,主要围绕物流和下游需求的恢复情况,而更为直观的可以通过观察库存的变化来预判。

  “根据目前外围装置情况判断,伊朗80%装置仍处于停工中,马油2#170万吨装置仍未重启,加之近期沙特部分装置仍有检修计划,预计短期甲醇到货量仍较为有限。随着疫情逐渐平稳,物流逐步恢复,若下游能顺利复工,港口库存累积幅度或将减慢,甚至开始去库存,则港口基差大概率将开始走强,5月和9月合约价差也开始走强。但若下游复工不顺利,再考虑到兴兴、富德、诚志等沿海外采MTO2—3月的检修计划,则港口将延续累库,港口基差和5月和9月合约价差将延续弱势。”林玲表示,内地生产企业由于目前库存压力较大,即使物流开始恢复,也要开始新一轮的降价排库,后续内地现货价格仍有下跌空间,预计内地基差将继续走弱,直至内地库存水平恢复正常。

  尽管伊朗等区域装置减产导致进口减少,但是疫情下的悲观预期,首先作用于眼下最近的现货市场,其次会作用于5月到期的期货远期市场。在史开放看来,在厂家排库完成前,基差仍将大概率继续走弱。“春节后开盘跌停已完成心理预期,虽然目前期货市场反弹较大,但是考虑到华东烯烃检修预期导致的需求预期变化,建议仍需谨慎追高。”

  目前来看,近月悲观态势下对5月和9月合约反套形成一定支撑。“当前距离5月合约到期交割还有3个月时间,期限足够、空间足够,市场首先对5月合约形成压制作用,其次为9月合约;而对于5月和9月合约反套持续的时间和空间目前市场还无统一预期,需要根据物流恢复情况、人员复工完成情况、下游生产恢复情况以及3月份的进口预期来定,当下不确定性因素较多,需要根据实际变化灵活调整。”史开放建议,投资者在操作过程中,由于正反市场结构变化不过仅需月余时间,需要随时警惕振荡中的驱动转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